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西昌路小别墅拆迁 乐器商搬至两个新市场

发表时间:2016-08-29 18:36
  西昌路上的小别墅拆迁后,“乐器一条街”上的50多户商家都去哪了?记者了解到,如今,这些商户已分散到西坝路(7家)和云纺(20家)两个地方。有琴行感慨,从目前的经营情况来看,“曾经的辉煌难以延续”。
 
  过去
 
  乐器卖到周边省份和东南亚国家
 
  如果不是搬迁到新的地点,乐器商也许根本感觉不到过去的商业氛围,带来的人气有多可观。
 
  时值8月,正是乐器销售旺季。“往年的这个季节,我每天下午3点多才吃中午饭。”一位搬迁到西坝路的乐器商说,虽说不见得问的人多买的人就多,但在生意人眼里,人流如织问询不断,总好过门可罗雀。
 
  “我们老板在‘乐器一条街’开了15年琴行,我在店里待了8年多,到了旺季,七八千甚至近万元的工资是有的。”一家琴行的工作人员说。而这家琴行的老板表示,近年来,昆明买乐器的家庭,近80%都专门到西昌路来买,多年下来口耳相传,积累了大量人气。
 
  以前,50多家琴行聚集到一起,产生的行业影响力非同一般。“这条街几乎包揽了各州市的乐器需求,学校、培训机构等几乎都是到西昌路来采购。”昆明吹拉堂乐器负责人纳磊告诉记者,“乐器一条街”接待过不少四川攀枝花、贵州兴义等周边省份的客人,甚至还有来自缅甸的客人,“大概99世博会那年开始,就有很是认品牌、讲质量的东南亚客人会来。”
 
  一位搬迁至云纺的乐器商说,以前在西昌路“乐器一条街”,尽管众多商家共存一地,看起来竞争十分激烈,但是竞争越充分,市场越有活力,也越有商业氛围。以钢琴为例,即使是入门品牌和型号,动辄也得上万元,因此客户货比三家的心态更甚,而原来各琴行主打的品牌又各有千秋,实际上还是统一市场的差异化竞争,“客户成交必然发生在乐器街上,具体哪家成交就看各家的能力。”
 
  另一位乐器商表示,乐器商品中最贵的非钢琴莫属,钢琴的档次格局决定了乐器街的商业格局,在以前的“乐器一条街”,从入门级品牌“珠江”到西南地区罕见的殿堂级品牌“施坦威”一应俱全,满足了不同消费层次的客户,颇有实力的琴行带动着整条街的走势,“即使是实力稍微欠缺的,都能被整体氛围拉动的人流养活。”
 
  正因为如此,“乐器一条街”拆迁后,原来的商户不愿意零星散布别处,而是尽量抱团重新聚首。
 
  如今
 
  分散到两个新市场 正重新聚人气
 
  记者采访的几位资深乐器商,都对拆迁表示理解和配合,但同时也对形成20年的商业氛围土崩瓦解而颇感遗憾。他们认为,过去的辉煌很难继续。
 
  记者了解到,西昌路小别墅拆迁后,原来的商户,搬迁形成西坝路(7家)和云纺(20家)两大新市场,但由于临街和场内销售的店面格局不同,暂时还不能看出市场天秤如何倾斜。目前两个新市场都需要重新培养人气。
 
  在云纺乐器市场,不少曾经在西昌路上大家都熟悉的店家已“腾笼换鸟”装修一新。搬迁至此的欧亚、吹拉堂、光焱等琴行负责人告诉记者,新琴行店面大多比以前大,需要投入大量的装修成本。
 
  吹拉堂和光焱的两位老总透露,新店开业一个月来,经营情况同比往年基本持平,不过这是因为投入了成本不低的宣传和举办各类优惠活动,尽管销量趋同,利润可就没法比了。
 
  珠江琴行和欧亚琴行则明显感受到销量的下滑,搬迁到西坝路的珠江琴行,销量只有原来的2/3,搬迁到云纺的欧亚琴行,销量甚至锐减至一半。他们表示,这与搬迁后知晓度不高很有关系。“不但如此,租金成本、搬运成本也比原来高。”珠江琴行的丁老师说。
 
  记者注意到,无论是西坝路还是云纺的新琴行,其装修都保持了一贯的考究。毕竟乐器与其他商品不同,中高端装修是必须的。因此,无论搬到哪个地方,都算得上是“伤元气”,云纺一家琴行光是做阁楼的装修就耗费近20万元。
 
  为了聚集人气,让世人重新认知,上个月,云纺20家琴行凑钱让首届云纺音乐节顺利举办。无论是西坝路还是云纺的商户,都在加大网络推广的力度,以求精准定位到消费者。光焱和吹拉堂的两位老总表示,今后将寻找名师坐镇培训,并参与和举办各类音乐活动,增强客户体验感,带动零售。
 
  吹拉堂负责人纳磊本来看好正在规划建设中的另一片盘龙区的新文创园。“只可惜等不及他们建设,不然很符合我们定位。”纳磊说,可以考虑今后在新文创园的“城市生活展”注入乐器、音乐元素,作为一种展示窗口,与云纺的琴行零售终端同步发展。


友情链接:百家乐玩法 百家乐玩法 澳门百家乐 现金网 澳门赌博网站 百家乐官网 赌博网 真人百家乐 网络赌博 澳门百家乐 皇冠现金网 澳门百家乐网站 澳门外围网站 外围网站 88娱乐城 澳门娱乐城 六合彩 博彩网 百家乐官网 博彩网站